黄金时代——记在2022的前一天

0x00 序

今年的记忆很浅,浅的有时候,我需要去翻阅日记或者记录,才能确定一些事情是否真的发生;今年的回忆却很深,特别是下雨天,喜欢靠在在椅子上,看着窗外雨点打在树叶上的样子,或者沉沉的睡去。

不太想像去年一样按时间来记录,这样会感觉很流水账,事实上这篇文章我在12月初就陆陆续续有写,但也是陆陆续续的删。

0x01 技

暑假阴差阳错去了一家安全厂商实习,做的是cwpp方向,虽然实习工作都是一些细微的边角料,不过这对当时只会打打CTF,做做php代码审计的我也造成了比较大的冲击。至少让我明白了安全不仅仅只是攻击,安全体系建设是一个很大的模块。之前我看到『落地』、『赋能』这一类的词语都是鄙夷一笑,但真正见识过以后才明白以前的目光短浅,这也多少影响着我之后学习的思维方式。记得到公司的第一天,主管问我会内存木马吗?我憨憨的问了一句php不死马算不算… 后来就羡慕的在内网上看隔壁组在做内存木马查杀相关的东西。那时候正值永劫无间大火,下班回宾馆基本上就是有好友就开黑,没人就暗补Java安全,Java安全也一直学习到今天,学的越多越感受到自己的渺小。唯一可惜的一点就是疫情还有实习各种原因,错过了几次线下比赛,现在回头看比赛也好像离我越来越远了。算是实习后保留下的习惯吧,会尝试做一些周报之类的东西来督促自己,效果也算得上差强人意。

今年写的技术文章,本来是给自己定目标一个月至少三篇的,结果除去水文加起来也就十余篇,可能每过一个阶段,就会对上一个阶段的自己不满意,文章也是如此,好几篇后来回头看就给打入草稿了。

抛开文章内容本身,我一直在想应该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来叙述一些东西,这无关是否会有人会来看我的文章。也可能是静态博客的原因,更多人把博客定位的是一个记录学习笔记的地方,读书笔记也好,刷的题也好,当然这没有问题。不过如果只是单纯笔记的话,我可能会考虑Notion或者印象笔记这类的工具。作为博客,我更希望这是可以和你们进行『交流』的地方,至少这不是没有感情的代码,如果可以产生共鸣那就更好了。所以我经常会带入『 我们 』这类的词到文章中。新的一年呢也希望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写出一些更有深度的文章,当然还要把之前埋下的很多坑给填上。

明年的话,虽然有了努力的方向,还是需要更加明确才行。抛开安全相关,『回炉重造』是其中不可回避的一个话题,这方面的感悟主要是看到了这一篇wiki。有可能是对校内课堂的厌倦,我一直以来都差不多算是半个自学主义者。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,其次是现在,希望可以坚持下去。

0x02 情

今年的记忆很浅,浅的我都有些忘记是怎么喜欢上了一个女生。

最初应该只是好感,不过我会想象和她的一些日常,比如一起吃饭,一起学习,散步等等,然后在幻想的美好中叠加好感,慢慢变成了喜欢,变成了可望不可得,对我来说每次开启话题就已经花费了所有的力气,因为我真的不会在网上和异性交流,现在想起来也算是幼稚和好笑。

大多时候我应该都是理性的,但也会被感性说服,过度期待,再变成失望,再回归平静。喜欢是自私的,一定意义上我只是一个想要强行闯入别人生活的陌生人,依靠的仅仅是心中的普信而已。

春天的花,开在冬天,就会被冻死。尽管一些朋友会和我说在正确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更加合适,不过这个概率并不值得我期待。如果可以为了那一个值得喜欢的人去迎合,去改变,这一切也算不上遗憾,未来,祝好。

0x03 愿

意外的是,去年的愿望居然全部实现,不过本身也都是一些物质上的追求,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目标。明年的话 … emm 只希望爷爷身体健康,同时自己真正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。(简单来说就是再成熟一点!)

0x04 尾

为什么我想用『黄金时代』来描述这一年呢?

在这一年的年底之前,我一直处于寻找“答案”的阶段,尽管到现在我也不知道“答案”的问题到底是什么。只是好像未来的生活,一眼就看到了尽头,这让我感到不安 —— 我无法适应一成不变的生活。

焦虑是今年比较大的主旋律,所以我一直在追赶,想用滑板来节省从宿舍到图书馆,到活动室的时间,但实际上节约的几分钟时间,远比不上我每天看风景发呆的时间。这一切无意义的求索,让周围的人觉得我特立独行,到头来也错过了很多。

意识到这一点后,我索性把滑板收了起来,步行还是可以感受到之前错过的东西,比如每天6点左右图书馆前的晚霞,漂泊不定的云,还有时不时走在你腿边撒娇的流浪猫。当然这些都会有男男女女拍照留恋,我有时也会加入其中。

4F2E279685577707342ED3D01C58611E

回顾这一年的点点滴滴,我还是很满足的。家人和老师永远给我鼓励,累了烦了,一通消息就有朋友出去吃吃喝喝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写这些总有一种稍纵即逝的味道,可能还是我太感性了,希望在学校的日子时间可以过得慢一些吧,至少可以让我回忆的时候不那么费劲。

生活就是这样一个慢慢受锤的过程,我也享受其中乐此不疲。小时候总说长大想过一份安逸的生活,随着年龄的增长,发现可能还是陌生的环境更加适合我,也或许我本身就是一个适应性很强的人。

那一天我二十一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。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爱,想吃,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。后来我才知道,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,人一天天老下去,奢望也一天天消失,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。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,什么也锤不了我。

​ ———王小波 《黄金时代》

写到这,已经是31日的下午,自考研大军离开后,图书馆终于算是想来就来的状态。回想起平安夜那天,徐州迎来了2021的第一场雪,雪总是可以带来很多美好的回忆。今晚还是和朋友出去跨年,只是有一些人已经少了很多联系。

不管怎么说,也祝你元旦快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