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2020

​ 年初还是一个十分迷茫的阶段,可能是疫情的原因,本来大一结束才划分的专业也提前开始,围着学长学姐打听四个小专业有什么异同。说来好笑,我最终选择信息安全的原因只是因为我只想选一个打代码少的专业。

​ 不过也是疫情,给了我足够的时间去思考专业相关的事情,自学数据结构才真正发现编程的乐趣,那个长达3个月的寒假总的来说还是学了一些东西,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

​ 5月左右陆陆续续回到学校,感觉周围人变了很多,又好像什么也没变。那时候迷上怪猎,每天差不多就是怪猎学习吃鸡这样,一直到正式回到教室才结束。感觉自己可能对一名女生有了好感,再三确认下应该没有错,但最后也只局限在她生日那天发了一句生日快乐..人总喜欢在未知的时候逞强,却又逃避现实,不过也挺好的。我好像很喜欢说”挺好的“这三个字。

​ 9月迎来了第一场ctf比赛,问遍了周围所有人,都没能找到愿意和自己组队的队友,硬着头皮参赛。最后的得分也是古典密码和misc这一些,虽然没有拿到奖,不过还算是比较满足。

​ 10月24日,也就是第二次校赛结束不久,老张找我和队友去办公室谈话,聊了很多,关于比赛,关于成绩,关于未来。老张真是一个很有魅力的老师,第一次听他的名字还是在大一采访保研学长的时候。也是同天,pz1o找了我,问也没有兴趣组个队,当时我把消息告诉骏哥的时候两个人都快要笑飞了哈哈哈。12月3日暂定小队名为Eurek4,契机是11月校赛一道Game逆向题的作弊码就是eureka,同时也希望我们比赛时能和阿基米德洗澡时一样发现真理,“Eureka”。

​ 11月12月,陆陆续续参加了一些校外的比赛,才发现和其他人的差距实在太大,尽管有的差距是上大学前就已经奠定了,但我还是希望能有所改变。BXS是一个很强的队伍,以前是,现在是,未来也是。

​ 回家过年,读研是每个亲人都会提起的话题,我只能腼腆一笑:“也许吧。” 我不想谈论,这无关我是否有机会卷得所谓的保研名额,这无关我根本对考研没有半点自信,这无关我是否已经对未来工作有了清楚的认识,我只想做好现在。或许我只是在逃避。但人这一生,又有多少机会可以去认真做一件钟爱的事情,我想我不会后悔。

​ 新的一年,不出意外,我会攒钱买一台mac,会换一台手机,会多读一些文学相关的书,会依旧单身。我可能善长交朋友,但我学不会如何去经营,或许我就是一个疲于长期维护一段感情的人。

​ 不管怎么说,明天也就是农历新年了,助您新年快乐,万事如意。


2021-02-11 22:11 +0800